Garchen Rinpoche
Garchen Rinpoche
Garchen Rinpoche
 「快樂源自愛,痛苦源自我執。」- 噶千仁波切

首頁

關於《饒益諸有情》

預告片觀賞

噶千仁波切

加入饒益諸有情的行列

導演從頭說

世界放映・好消息

與我們聯絡

paypal

第八世噶千澈祝仁波切簡傳

Garchen Rinpoche

在中國混亂的文革時期,噶千仁波切被囚入獄,他的盛年青春就這樣秏失在牢獄裡。然而在出獄之後,他展露出極高證量的大師風範,就像是做了20年的隱密修行一般。

他的上師,偉大的堪布夢色仁波切對其深廣的成就,深感訝異。並讚歎他實乃「再世菩薩」,一位為了他人利益而完全奉獻出自己生命的勇士。當你知道他的一生;當你領受了他的慈輝,你就會深深地了知他確實是一位偉大無比的聖者。 他的上師,偉大的堪布夢色仁波切對其深廣的成就,深感訝異。並讚歎他實乃「再世菩薩」,一位為了他人利益而完全奉獻出自己生命的勇士。當你了知他的一生;並領受他的慈輝,你就會深深地明白他確實是一位偉大無比的聖者

Garchen Rinpoche
Garchen Rinpoche
Garchen Rinpoche

噶千仁波切以其無比的慈愛、無盡的大悲及透澈無礙的智慧而聞名,並受到眾佛教及非佛教徒的敬仰和愛戴。為了能利益更多的弟子,七十高齡的他,依然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毫無歇息地往來於世界各佛法中心,傳授教法並推動各項利益世界的慈善計劃。

噶千仁波切轉世源起—噶當巴‧秋丁巴

噶當巴‧秋丁巴生於1180年,乃龍樹弟子提婆菩薩之化身。出生時即能扶杖而誦六字大明咒,其母驚異,害怕與人言其事。年輕時,聽說覺惹家族大成就者覺巴吉天頌恭的種種殊勝功德與成就,便啟程前往直貢,途中遭遇洪水而溺,情急大呼:「覺惹!覺惹!」遂浮于岸邊得救。後見覺巴吉天頌恭,覺巴吉天頌恭言:「我子,汝遇溺時是否呼我?」噶當巴‧秋丁巴言:「是!」遂留于上師身旁,領受了許多教法,精進修持,不數年便臻至完美證悟,得究竟成就。成為覺巴吉天頌恭座下噶、紐、秋孫三位重要的大成就弟子之一。

噶當巴‧秋丁巴以不同機緣中所顯現的種種神通,及通過甚深的教法,引導無數眾生登上佛法正道。之後,許多弟子開始追隨他,他認為時機依然太早,便驅散這些弟子。他于直貢建立了龍秀達秋丁寺之後,大批出家人便群聚于彼。他遂又離去,繼而建立了普恭仁欽林寺。

後繼之各代轉世

噶當巴‧秋丁巴之後的每位轉世,自第一世噶‧丹增‧彭措至當今第八世噶‧恭秋‧涅敦‧滇貝‧尼瑪‧確吉‧巴桑傑,皆與歷代直貢法王互為師徒,並為歷代囊千王之最高宮廷上師。自噶‧登巴‧江琛開始成為兩位直貢法王之攝政,並以其所具之權位,利益所有眾生。歷代噶千仁波切皆以修持舊譯派伏藏與新譯派勝樂輪金剛及白度母等法要得到殊勝成就而著稱。其中一位轉世——噶‧卻紀‧尼瑪持誦超過一千三百萬勝樂金剛之咒語並成為一位大成就者,他能顯現各種大神通,諸如除疾,止閥,消饑等等。特別是上一世第七世噶千仁波切,曾親見白度母並得其教授,並寫下白度母極近傳承的不共心要儀軌及觀修口傳。

Garchen Rinpoche

當代第八世噶千仁波切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于1937年出生在青海省囊千康區。當年,囊千王負起找尋他的宮廷上師——第七世噶‧琛列‧永嘉轉世之重責。由第三十四直貢法王喜威‧羅卓認證。七歲時被帶到羅米亞寺,受到僧衣及其它法會供品之供養。當他指著直貢傳承祖師覺巴吉天頌恭的佛像並說:「他是我的上師」時,讓所有在場之人對他是真實無誤噶當巴‧秋丁巴的轉世產生了堅定的信心。

在大成就者七美‧多傑的指導下,噶千仁波切受到包括【佛子行三十七頌】等諸多教授。自洛‧輪嘎寺之洛‧圖登‧寧波仁波切、甘瓊仁波切、第七世洛赤千仁波切、第六世洛鍾楚仁波切、第八世噶南卓仁波切等大師處,多次領受大手印、那洛六法等全部直貢噶舉與舊譯派教法之灌頂與口訣教授。十九歲閉關修持大印五支與普巴金剛法圓滿。

奉獻一生、謀他人福

隨即因時局變化,噶千仁波切被囚入獄近二十年。在獄中,遇甯瑪派大圓滿卓越成就者噶陀寺大堪布昂瓊仁波切之親傳心子大堪布夢色仁波切。自堪布夢色處,得大圓滿教授並秘密進行實修,從未中斷。于牢獄大饑荒期間,餓死者不計其數,噶千仁波切不忍獄友慘受饑苦,將自己些微的配糧全數分于他人。在艱苦的勞動改造中,長達一周全無進食,幹部發現後深受感動,強迫灌食救回一命。一日于烈日下勞動,見螞蟻辛勤工作,體悟眾生皆苦,人身難得,遂更為奮力精進修行,夜不倒單。偉大的堪布夢色不僅對噶千仁波切深廣的成就備感驚訝,更讚歎他實乃「活菩薩再世」,是一位真正為了他人利益而完全奉獻出自己生命的勇士。

勞改期間雖飽受折磨,噶千仁波切毫無怨恨,反倒常言:「漢人對我恩德浩大,如果沒有漢人,沒有困頓危厄,那我只是個充滿嫉妒與煩惱的粗鄙者,而無法精進于襌修。」儘管他二十年的青春在艱苦不堪的牢獄裡度過,以他那與菩薩等同、寬廣無量的悲懷,出獄之後,卻展露出一位真實成就大師偉大的證悟與風範。

Garchen Rinpoche

日日夜夜、有求必應

一九八零年代,改革開放後,青海地區不見、不聞佛法,教法瀕臨絕滅。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親手土塑四尊佛像,種下未來弘揚佛教的種子;面對一切荒蕪,仁波切不畏各種辛勞困頓,毅然肩負起修建東藏青海地區所有直貢噶舉寺廟的重責。同時,不分教派地將傳承之甚深教法傾囊相授;目前青海地區直貢噶舉派轉世活佛,幾乎都是當年噶千仁波切徒步數日,爬山涉水四處所尋獲,由噶千仁波切主持升座並給于教導。

一直以來,仁波切都將所得之供養,一介不取,全數交給寺院,從不用於己身。其它寺廟向他請求佈施,皆慨然應允。于此期間,在噶千仁波切不斷地辛勤努力之下,除了位於青海囊千的主寺噶爾寺及尼寺外,另有二十四間寺廟經其協助亦陸續完成。世間的一切,仁波切皆用於利益眾生之上,絲毫不為自己;他的迦裟、杯皿、用具,弟子想為之更新,他皆回答可用即可。常年跟隨仁波切的喇嘛布尼瑪提到噶千仁波切之大悲喜舍時言:「仁波切自己身無一物,隨身攜帶一小布包,一木缽及手刻佛像、經文。過去在青海地區寒冷用木缽吃飯是避免結成冰,木缽也是釋迦牟尼佛出家的傳承象徵,所以木缽隨身攜帶,除此之外噶千仁波切皆做佈施。」

不分地位階級及年齡性別,噶千仁波切皆謙和恭謹、平等深切地關愛著所有的人。不論貴賤平凡、修行與否,他皆直視每位眾生內在之佛性,以密教成就者與成就者之間的抱頭相印盛禮尊重之。仁波切從不辜負弟子們及其它人對他的期望。他天生自然地處處為他人利益而行事,有求必應;有苦有病者,應聲即到。有人往生,只要請求,不分晝夜、烈日大雪立刻前往為人度亡,如果喪家窮苦,甚至自行攜帶油燈供品。仁波切常對侍者們說:「你們侍者必需瞭解,要來見我的人都是真的有事,對我有信心。你們一定要以真心相待,毫不考慮地給予口頭與實質上的説明。不管任何時候,我都準備好隨時見客。如果你們覺得太累太煩,可以讓他們直接來見就好。」由於日夜造訪之信眾實在太多,寺院只好每週輪替侍者。

Garchen Rinpoche

觀音再世,度母側伴

噶千仁波切利益眾生的大悲神奇故事不勝枚舉,所有弟子都視他如母般地依靠。隨侍仁波切多年的喇嘛阿寶說:「藏民視噶千仁波切為真實的觀世音菩薩。在藏地時,一年至少有一、二萬人向噶千仁波切祈請灌頂、加持。只要有人需要他,就算沒人敢去的地方,甚至是連路都沒有的地方,他都去。」

一次,青海某處牧場雪災疫荒頻傳,沒有人願意前往,藏民懇求他救助無辜的百姓和牛羊,他毅然到疫區修法火供平息災情。

青海地區畜牧維生,水草地乃藏民之衣食父母。有一處肥美草地,年年雷電打死許多牧人與畜生,成為一處鬼地。大家苦無對策,噶千仁波切聽之不忍,遂帶兩名弟子出發該地,紮營修法。彼時閃電大作,令一旁侍者心生顫慄。噶千仁波切以大悲天鐵消障,往後此處再無大閃電害人。

1985年夏天,黃河河水暴漲,青海玉樹州安慶縣北紮鄉兩個生產隊出動人力,避免提坊崩塌。不料,狀似大房的巨石掉落,壓死了8人,提坊將于半小時內被沖毀。噶千仁波切及時趕到修法祈請,暴漲河水立刻變成小溪,保住提坊內成千百姓之性命。

又一次,他步行去探望80歲老母,途中遇見洪水夾襲,布尼瑪勸他回頭.他心系鄉民安危,不願打道回府,就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口中念咒,向石頭吹口氣,再將石子丟向水中,洪水立退。

某回,仁波切在青海重山中閉關,此處地勢陡峭,離山下路程約兩小時。噶千仁波切于一處山巔上禪坐,夜不留神,一個打盹身往斷崖下墜。危急時,他心中持念度母祈請文,隨即身體坐姿直落一小平臺上,面積約板凳寬。由於天色太暗,無法辯識身處何地,他又繼續禪修。第二天一早,弟子不見仁波切蹤影,立即派人搜尋,由於斷崖無路可走,全以繩索攀岩而下,嚇然發現他端坐在一突出處修行,絲毫沒有歷劫之狀。參與搜尋的喇嘛齊稱:「太神奇!噶千仁波切有飛行神功。」仁波切解釋說:「慚愧!我是不精進修行才掉落山崖,絕非有神功。」

噶千仁波切把這些事蹟全歸於度母的護持,他說:「觀世音菩薩于無量劫前,曾發下誓願,要將一切眾生由輪迴中度得解脫;唯無始劫來,眾生難以度盡,其數一如往昔,便留下悲心淚水。由此淚水化現度母,度母遂向觀世音菩薩雲:『勿懼眾生度不盡,吾等亦會護持汝。眾生雖無量,我願亦無量。』」因此我們時時以度母護持,就可生出信心,凡事都可迎刃而解。他不認為這些是神跡,而是一步一腳印之修行所感,眾生只要肯發心皆能成就。

Garchen Rinpoche

傳承加持、續流不斷

1988年,無以倫比的殊勝導師、吉祥直貢噶舉修持金剛阿闍梨、第三十五任赤奔禪王、三具大金剛持比丘、格龍仁波切尊者——巴瓊仁波切,以88歲高齡于直貢替寺,顯現欲辭世之相。正值噶千仁波切去見母親,途中一位不知從何而來的陌生人送來了「格龍仁波切尊者請你立刻去直貢替」之口信,噶千仁波切立刻轉頭來到直貢替寺,尊者見之大喜並給于親傳。後不久尊者圓寂,噶千仁波切與其它大德主持茶毗。尊者圓寂後,噶千仁波切于定中光明見尊者叮囑,擔負起延續直貢法脈持有者之重責,傳遞教法。於是,噶千仁波切片刻不留,立刻前往加德滿都參見當時已流亡在外的直貢第三十七任法王澈贊仁波切。

法王自噶千仁波切處獲得祖師覺巴吉天頌恭所有的教法及口傳。儘管過去法王已經得過所有的教法;然而,法王于自傳中提到:直貢傳承的不共加持,只能從這位傳承中最重要的轉世上師之一——噶千人波切處得到。法王並親自為噶千仁波切撰寫長壽祈請文,視噶千仁���切為大手印修持上的根本上師。

噶千仁波切為此末法時代裡,具足實修證悟的真正偉大成就者。仁波切口出之教法,字字句句皆出於實證經驗;故其法教能夠簡扼有力,直契人心。他對修行人的口傳言教,能當下助長其悲智覺受及了悟;他給酗酒、抽煙、賭博及從事其它非善行人們的忠告,都能有效地説明他們改正惡習。噶千仁波切不僅于直貢噶舉傳承中地位崇高;更以無比的慈愛、無盡的大悲及透澈無礙的智慧,受到全世界無論佛教及非佛教徒的敬仰和愛戴。

不停不歇、念念眾生

1997年離開青海到世界各地弘法,弟子遍及歐亞、美加、南美、紐澳及俄國。七十高齡的他,依然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毫無歇息地往來于世界五大洲,包括美國、德國、丹麥、西班牙、烏克蘭、以色列、臺灣、日本、新加坡、紐西蘭等各佛法中心,傳授教法、主持閉關,並推動各項慈善計畫。

2004年七月,在各國弟子央求隨行之下返回青海。在消息沒有公開,當地嚴格法令不能集會的狀況下,青海西寧,竟自動聚集了當地前所未見,無數相迎的車隊及上萬的信眾。機場迎接人潮密如沙丁,人人手揮哈達,整座機場猶如白雲密佈;不論是下榻旅館、路經之處都被深愛仁波切的人們所圍繞。返回青海囊謙噶爾寺的延途三千公里,信眾自各不遠千里、不約而同前來。馬隊、摩托車隊及大卡車上滿坐的信眾們前後隨行;延途亦佈滿迎接之信眾,許多人紮營多日,口誦蓮花生大士心咒,等待著他們日日翹首盼望的觀音菩薩——噶千仁波切的回鄉;等待著獻上對他的信心、崇敬與愛戴;並期待能再次得到這位活菩薩的大悲加持。

大成就者竹旺仁波切讚歎噶千仁波切對吾等眾生不可思議之大慈悲,並直讚噶千仁波切就是「佛」。然仁波切總言道:「我所解行的一切,皆依據【佛子三十七頌】,從十三歲第一次研讀迄今,此典藉給予我何以快樂、何以痛苦、如何解脫輪迴等的一切解答;因此我鼓勵並懇請大家每天至少拜讀一次。」他告訴弟子:「將來我舍報後,弟子勿傷悲,【佛子行三十七頌】就是我,代表我之身、語、意,這中間沒有任何差別。若你行此,即知我與你長相左右、不曾遠離。」

盡其一生,噶千仁波切以金剛般的毅力,于身、口、意三門徹底實踐佛陀之菩提心法。在此道德混亂的世代,他讓我們相信聖人不只是書中傳奇;佛教之慈悲與智慧完全可以付諸實行。他鼓起我們對生命的勇氣,並生起對平等大悲的信心。他對世人展現了佛菩薩真實聖者的自在風采,原來是單純的平實、親和與慈愛。

一件短衫,一條布包,近年來多了一根拐杖,噶千仁波切抱著年輕時於牢獄中所留下的陳傷,依然不停不歇地轉著手上的經綸;刺疼的雙眼和雙腿,完全不能阻礙他不停歇地飛旅世界,以滿足各地不斷的傳法請求。當一天緊湊的傳法、灌頂、會晤結束後,天尚未亮起,數十年如一日地,仁波切已如白蓮綻放般坐起。一如黑夜明月,對一切眾生散發出溫暖的慈悲和無可言喻的感動;悲智心光,朗朗清澈,照亮無明之暗,度脫濁世之苦。他是無盡輪迴的真實依怙,日日夜夜,永不疲憊地守護眾生走向究竟之安樂。

本傳乃依噶千仁波切弟子恭秋都嘎、阿寶喇嘛及布尼瑪喇嘛所作仁波切之簡傳為主體,並自尊者巴瓊仁波切中文簡傳、第三十七任直貢澈贊法王英文傳記中截取有關仁波切之記述等等彙編而成。任何過失,懇請上師寬恕。願一切眾生證得上師之大悲菩提心。 2011年10月,三寶弟子仁千尊珠拉姆恭錄

© 2007-2013所有影像圖片及內容文字之所有權全部為Christina Lundberg克莉絲汀娜‧倫伯格所有。
本網站由創見堂有限公司維護